线上AI僚机告诉你对方喜好手把手教你如何正确约会

发布日期:2019-09-06 18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然而现在,随着社交软件的兴起,大家都习惯在线交友,这时候想要找人当僚机也不太现实了,总不能拉个群吧?

  一家位于丹佛的名叫AIMM的创业公司开发了一款软件,这款软件运用AI技术通过分析用户回答问题的语音资料来帮你匹配潜在交往对象。用户通过与AI交谈来完成个人语音资料的输入,例如:描述您梦想家园的样子,是否把自己定义为“猫奴”,简述您打算如何为未来对象带来惊喜等。

  乍一看,这与现代的“搜索定位——搭讪——约会”的在线相亲模式似乎没有什么不同。但AIMM可以运用人工智能技术为用户选择首次约会对象、提供约会建议和约会后的反馈。这在智能手机时代被称为Cyrano de Bergerac。

  “这是有建设性的,”Teman说。“赴约后用户给我们一个是否有好感和对对方的整体感觉的反馈,如果觉得还不错,我们会跟进并安排下一次约会。如果不顺利,但你确实喜欢这个人,程序会提示你给他一些时间并耐心等待。”

  如果只是你停留在单相思,程序会鼓励你“主动一点”。所以Teman说它是温和、贴心和难懂的, 同样,“它不会直接对男性用户说说女孩不喜欢你。”

  Teman希望AIMM可以进入价值25亿美元的在线约会行业,该行业目前由IAC旗下的Match Group主导,产品包括Match,Tinder,OkCupid和Plenty of Fish。一项最新的来自斯坦福大学和新墨西哥大学的研究表明,在以前被归类为“怪异”的在线约会的相亲方式如今已成为相亲成功最常见的方式。2017年,近40%的异性恋夫妇通过网络进行约会;而对于同性伴侣来说,这个比例达到65%。

  尽管十分受欢迎,在线约会程序因为影子账号、虚假账户、被骚扰等原因被投诉。

  “找到真爱是第一重要的事,”Teman说,结合自己在在线约会行业碰到的困难。“约会行业已死。”

  在过去几年中,语音技术的使用率急剧上升:五分之一的美国人现在至少拥有一名“语音助理”。全球超过25亿个人在使语音助手,专家们认为到2025年这个数字可能增加两倍到80亿。

  AIMM并不是第一个将语音识别技术应用到在线约会服务上的公司。去年夏天,Match宣布与谷歌合作创建了一个名为Lara的约会建议聊天机器人,该机器人每天都会为用户提供一个建议:给有共同兴趣的人建议在哪里一起喝酒、第一条短信应该怎么发、如何确定第二次约会日期等。

  Teman说,AIMM比Lara早上市一年, 而且使用更方便,它全部功能都在智能手机上实现,而Lara则需要匹配Google Home的设备。

  “AIMM会教你在第一次电话约会上该说什么,”他说(AIMM不鼓励在第一次约会之前的通话之外进行没必要的沟通)。“有的建议比较笼统,比如它会建议你保持冷静一些。有些建议更具体,比如说她更喜欢“传统”或“现代”生活方式。”

  这些建议旨在帮助用户如何在约会中表现更好。例如,对于更喜欢“传统”生活方式的人来说,约在公园散步可能更好。而对“现代”生活方式的人来说,相约攀岩更合适。

  但是,正如很多现代高科技一样,利用AI去分析用户行为曲线像是一种性别歧视。例如,该应用程序是以男性的角度进行设计的,AI仅根据共同兴趣为男性提供约会信息和第一次约会的建议。

  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结果表明,LGBTQ社区的成员更常使用在线约会应用程序,其实,它也适用于异性伴侣。Teman承认,AIMM的设计对LGBTQ不怎么友好,但他们正在调整,“一些同志用户联系到我,建议我可以添加更多贴合同志生活方式的功能。”

  当被问及这些建议具体是什么时,Teman的回答有些含糊:“他们说这些问题似乎都是针对直人的,且没有任何贴近同志的生活方式的问题。所以我们添加了一些类似于——如果你是同志,请提出一些适合你们的生活方式的问题。”

  来自英国班戈大学数字媒体的教授、Emotional AI: The Rise of Empathic Media的作者Andrew McStay说:“AI是在线约会的未来,基于语音的应用可能更自然,但这项技术仍处于开发初期。”

  他说:“这不是约会问题,而是人机交互问题,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,随着自然语言处理技术的提高,人们会越来越多地通过语音与设备进行内容互动。”

  然而,McStay指出,AIMM的设计可能有道德风险。安排第一次约会时,用户可以放心地说,“别担心,你的每一步恋爱进展我都与你同在,我会努力让你毫不费力”——它会监督记录你的反应。PR视频显示AIMM是会记录的,“我可以通过你的笑容猜到你感觉不错哦。”

  我问他这个程序怎样知道用户的满意度时,McStay回答到:“会有一个视频组件来分析你的情绪。”也许对他来说,这就是人工智能助力在线约会的乐趣与未来。

  他说,通过引入韵律,或人们在讲话时的各种变形和语调,以衡量基于语音的情绪和用户的感兴趣程度。

  但这容易引起误分析,例如,当与一个人匹配时,用户可能兴高采烈地惊呼“我很感兴趣!”,但是在工作累了的一天之后的一句嘟囔“我感兴趣”。McStay说,后者可能被误解为缺乏兴趣。

  但他强调,仅依靠分析面部反应以衡量一个人的感兴趣度是片面的, “必须要结合面部或声音一起辨别情绪。”

  举个例子,“休息时的臭脸” 表示倦怠,轻微的厌恶和“臭脸”,这根本不能反映出这个人的感受,且这与工作场所的性别歧视有关,一个男生摆出这种脸可能被认为是“严肃的”,但同款臭脸放在女性身上就会被认为是“超然”。

  计算机在通过人们的表达来推断情感方面表现的更糟糕。情绪上的细微差别需要结合人类的背景、历史等因素综合分析——至少现在机器学习技术还无法做到这样。

  “应该用上任何可以让他们感受到被关爱的方式,” Teman又补充道,“现在,在线约会软件的世界令用户感觉冷冰冰的。”